燕归巢爱杰克

杂食。

..操,震惊了。我这垃圾文居然还有人看。太感动了,不停催促着自己的执行力写东西。

第五人格表白墙:

4203
被表白人 @燕归巢爱杰克

用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我把杰克比作气球,气球很轻,气球很漂亮,当气球愿意(不爆炸)的时候,它就可以博得一切人的喜爱,巧舌如簧,唇如蜜柑,谈笑言欢。可如果你松手,它压根不会对你有半分留恋,就连用于牵制的像是锁链那样的线,也只会在最后的片刻如同羽毛般轻轻擦过你的手。要令他回归的方法只有扎破它,但这样你只能获得气球的残渣。不过这要比看他消失在天际好受得多。..
最重要的是,我说气球都是小丑的,哪怕有时会在孩子的手中,在栏杆上,在闪亮发光的灯旁,在布满颜料的梳妆台侧。他也不是属于那些人那些事,那些东西的。它是小丑的。(这恋爱脑太他妈厉害了)

画给朋友的囚徒。是性转。

【黄杰】深渊的呼唤。

黄衣之主x杰克。

海盗设,捏造含,私设很多。…

克苏鲁无关。名字只是脑洞。



大副总能在睡梦中听到满含诱惑的呼唤。

只要他陷入睡眠,呼唤就会如愿而至。像极了伴随夜幕而来的月亮。每个夜晚,我是说,每个他在睡眠的夜晚,而当他整夜不睡地沉迷于捣谷自己的野心计划时,自然就不会遭到如此的烦恼。在他那不同于其他海盗般弥漫着陆地特有的干草气息的房间中,他将准时的将自己放置在切割掉自己手爪的家伙,经过鲨鱼的撕咬后所唯一残留下的东西——头骨——置于其上的蜡烛给熄灭。大副一向是个自律以及律他能力都极强的家伙,不需要钟表就可为自己划定规范的时间,这或许是这位窃贼能够掐到时间的缘由。但我们依旧不能明了他所进入房间的原因,大副的门经过船匠的修缮,也经过远望者的检查。在闭上的片刻就可隔绝一切的嘈杂以及腥气,牢固的不可一世,这是为防止其它经常喝完朗姆酒用踹的方式来开门的家伙,大副从不和他们一起胡闹,可他的门就像他的腰肢一样:与其他的门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其内在的脆弱和摇摇欲坠的程度远超乎你的想象。

经过改造后自然连船长用力的踢踹以及吼叫都可以抵御,透过甲板来到船舱的风雨也无法透过那扇门,但那位呼唤者——偏偏可以。他从每个门的缝隙侵入了,他不具备任何的形体,因而如同烟,如同海草,如同任何细碎的事物般从门的缝隙中彻底进入大副的房间,而没有捣鼓出声响又或是被发觉。

而那也相当于挤进了大副的世界,一个密不透风,有进无出的地方。

这根本无关航行的天气又或是时机,即便船舱都开始漏水——是,我们亲爱的大副早就发觉这位呼唤着像个勤劳的工人,刮风下雨都将如约而至。只要他陷入睡眠,就会被拖入深渊中,毫不留情的,哪怕是偶尔染病的片刻那位呼唤者从未有过任何的迟疑。用大副的感触来描述,那就是被强硬地按倒在漆黑一片的环境里独有的冰凉椅子上,像是修女在教堂中一样虔诚地坐着,安静的聆听着,而他的神,他的神父,则是那位强硬而粗暴,用喋喋不休的嘈杂声音一遍遍的清洗着其脑内的呼唤者。字句模糊在柔媚的声音中,更多刻入记忆的是上调的语调以及低声的呼喊。像是天使们对待良善的灵魂脱离躯壳的片刻:以轻柔的手抚过面颊,用滑如绸缎的肌肤来触碰,托着你的下颚,像是床铺。让你虔诚昂首,以一种奉献的姿态跟随她们去往天堂。但很明显,这段呼唤显然不属于那个范畴,这美妙的表象只是一个谎言,一次欺瞒。只要你胆敢踏上那长而回旋的阶梯半步,敢于窥视其中的宝藏以及无可匹敌的力量。富有规律性的钟响就会杂乱无章,花朵就以极快的速度老去,橄榄枝也将像是被火烧般急速的枯萎成蚯蚓的模样。一切就变了样!

那殷勤的呼唤、安抚也会在倾刻间转变为呵斥的嗓音。天使露出她羽毛最阴暗的角落,张开她闭合着勾起的嘴,露出蛇的舌,狼的牙,急促的从喉中发出女妖对于冒犯者的警告,尖利的像是生命湮灭的片刻…。他在为维持基本生理的睡眠中,传入耳中的字句支离破碎,像是经历过几层海水的筛选,原先完整的字句在那样强大的冲击以及渔网的紧密之下转变为块状的细小。它像从幽暗,深沉的海底传来,经过了石壁,珊瑚,甚至于冰窟,大副几乎可以通过这尖锐如刀的声音窥见他锋利的牙,又或是手持的利器。他总是被迫聆听这些声音,手被禁锢在床侧,眼被黑夜的布蒙上,脚被厚重的锁链拖带。甚至于鼻口都只能随着这些音调进行些许的呼吸。完全被主宰的感触非常差劲,但也令他明晰两人之间实力的差距,又或者说当前状况下的反抗可能。大副极其温顺的选择暂时的低头:就像一只修养,准备的具有血性的野兽,他永远在等待着挑战更强大的那位。他聆听那急切的叩击,高昂的尖叫,似乎在他的身侧,但又似乎在深海之内,埋葬在保障与沉船的残骸之下。忽近忽远的感触令他觉得自己像是沙滩,而这位强硬地诉说者无疑就是海浪。在每个夜晚,他都会聆听到那样的声响,但时间根本无法使他的样子明晰上半分。那声音即便如此的确切,但依旧像是卷着舌头,收着口腔,高高在上的吝啬着从并不宽敞的喉道中挤出几个音节,来表述自己完整的意愿。

大副对于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每个被海怪绞死的家伙都会从是须臾后就要枯萎的喉中挤出如此的声响。大副也清晰明了这位呼唤者的意图,他是在告知自己再冒进一步就将受到的极深重惩罚。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警告如何能制止他的步伐呢?在危险的地方树立牌子反而会激起人们的探究欲。对于他的劝阻也只会如同按压皮球,松手的片刻就会激起更为猛烈的反弹,甚至会伤害你这个施力者,但你也并无力到来将它永久的压迫,任何人都不会有。唯一的解决方案是使用尖锐的针来将其扎破,以此抑制它的行走。

而这位呼唤者、或者说是警告者显然没有参透这一点。他对于大副的了解还不够,并未在这边狭窄的领域中寻到他真正恐惧的。所以他的叫喊到头来也不过成为是大副生活中无趣的调味料,可有可无,增添与否都不能提升品味,同红酒中被恶意添加的冰块,牛排上的葱段并无二样。





*这声音是一只哈斯塔发出来的。是他发情期的叫声。他在说:我想操你。
开个玩笑。
实际上是大副想要夺取深渊珍宝,被波塞冬察觉啦。然后就天天把他拉到梦里去进行友好的交谈,但是大副的记性很差,睡眠质量也很差,所以醒来的时候就一句话也记不得了。然后大副多听听也习惯了,他发现这个人完全不能对他造成什么肉体上的伤害。就把这玩意儿当睡中读物了。

翻到一张图。为广大杰克粉丝揭露其猥亵后辈的真面目(靠。

安静的等一个百粉,快乐的开始准备自己的黄杰。

。。。黄杰海盗设定长篇,裘杰校园设定长篇外带一个杰佣杰警匪。我靠这么一想,我果然是右杰用户啊。

我靠啊,我不知道能不能转,但是我想看这个大大开车啊,我爱他。!!!!!!!!!!

情欲叛变:

下次上线来看[我想要一顿毒打.jpg]


我的裘克同学。

裘克在我这是个从头到尾的悲剧角色,一直陷在泥潭中,我乐得把他搞的悲惨,这可让他疯的彻底。辉煌的片刻也是身为他人的附属品。他同微笑小丑一起登台演出。但在所收获的掌声与鲜花中,你总该知道真正能够逗到孩子们笑出来的是哪位。也要明晰主角和配角的不同。无法扭转的天生缺陷,就好像你永远不能把一个人塌陷的鼻梁拔起。所以想要成为“微笑小丑”的片刻,选择面具(人皮),而非化妆。

他为自己记忆中唯一可称之曼妙,美好的时光而成为小丑,这种职业或许可使他来怀念那位小丑。某种程度上也是追崇自己喜爱的波尔卡的脚步。渴望成为他,也渴望带来欢笑。在观众,掌声以及欢笑寥寥无几的片刻去做更多的倾听,而非愤怒的摔帽。他对小丑这一职业的向往以及或可称之为虔诚的程度远超他人想象,这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金钱的束缚,肉体与灵魂的相结合程度比某些人好太多。

推测些许参考了伤心小号曲。选取原作中所描绘的童年时期,父亲所遗留下的排除痛苦的方式,马戏团的具体情况以及内部设施,还有对于娜塔莉狂热之爱的体现(但不借取它俩之间的相处方式以及感情发展过程)作为添加与补全。娜塔莉和微笑小丑原先就是马戏团中的顶梁柱,并且他们原先就是一对。裘克的发现并不代表他们两个恋情的开始就在那个片刻。裘克或许被娜塔莉的宠物袭击过,巡视者总是能让人联想到野兽的。游乐园关押狮子的笼上也有Danger,况且剩余的野兽呢?若是裘克将他们带去了什么地方,那我也有资格怀疑他和这只狮子有些私怨。而我觉得娜塔莉对于裘克的吸引很简单,她一定是个美丽的女人,美丽是一种简单的视觉冲击以及吸引异性的方式,过于好用。而我觉得娜塔莉的美更加偏向于阳光与狂野,会拥有姣好的身材曲线。会像是,她的“宠物”..,像一只野性的豹类。而那天的相遇,或者只是打个照面。对娜塔莉来说,这只是又一次训练自己狮子的过程罢了,日复一日..从未有所转变的无趣;但对裘克来说,那是一次命中注定的相遇,他对娜塔莉的看法就像是戴上放大镜观摩艺术品的狂热者。只是一个撩动头发,转动眼珠,摆动手臂的举动,在他眼中都如神降的恩赐。

..原谅我说的这么像是不混杂性欲的虔诚之爱。只是我觉得这种羞涩的,腼腆的,夸赞的片刻都要拿上野兽作为遮挡的爱情,过于的纯真。

裘克的爱情在我眼中是他的自我妄想,他以为对方爱或是不爱他,都是他自己臆想的。我眼中的他像是个偷窥狂,而这种感觉一定很憋屈,在事业上被人压了一头,又在感情上被人压了一头,这两人还是同一个人,并且他还会嘲笑你。..但就像那样,于娜塔莉,只是那样渺小的一件事..,但对他来说,已经足以让他大喘气到几乎停止呼吸。就算真正涉足进两人间,他也是身为第三者出现的。不过娜塔莉是在那个片刻唯一能为他带来幸福的存在吧,他的世界充斥着她。这种喜欢很简略,也很压抑,就是看到好吃的东西就想带给她,看到好玩的事物就想分享给她,看到美丽的东西就想买给她。但她不是你的。

马戏团是一座监狱(裘克在马戏团中接受到的嘲笑不单来源于微笑小丑一人,是一种广泛的,况且这个地方也在伤害裘克本人:断腿,像座监狱一样把他的梦想以及快乐的一切都盖住),娜塔莉是“不应当被关押”的犯人(裘克爱她,若是要说她犯了什么罪,那就是不爱裘克,又不懂得收缩自己的魅力),微笑小丑是狱卒(狱卒有时候也会性侵犯犯人的,况且某种程度上他们对于犯人的统治力也很高,立于一种更高的层面去接触犯罪者吧)
裘克拥有摧毁这座监狱的能力,但是他心爱的犯人还没有脱出。而且他心爱的犯人终于成功越狱之际,他就暴起啦。说来也很奇怪,他要是有摧毁这座马戏团的念头,一定要有娜塔莉的离去(不然他的所作所为会吓到娜塔莉或者波及到她,尽管对方不会爱上自己,但是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可是娜塔莉的离去对他造成的毁灭性打击,那几乎要将他灵魂都连带着一起搅碎的痛苦未免也过于巨大。他真的好悲剧?

他妈的,画杰克的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诺子大大了,他画的爪子太他妈好看了,是看了就想结婚的那种爪子,画风也特别棒,他画的丑爷我真是射爆,太他妈好看了,又帅又可爱。。。除了脏话好像没有什么能表达我情绪的激动了..。园丁也好美,怎么会哦!天呐,我要原地爆炸了!他好棒,我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