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爱杰克

杂食。圈名随便叫啦。头像@彗星。你敢截图拿走我就打爆你的头。

...我虽然是杰克粉丝,但不得不说,我是杰克黑粉,我是裘克女友粉。


倘若战争真正留下了一位天使,那也不会是奈布•萨贝达。……

我私认为,对待一位曾经的军人,目前的雇佣兵,一位在一定程度上有些病态(他选择了满足自己渴望刺激的欲望)的战后心理创伤综合症患者。用定时炸弹,黑火药,之流的词汇形容才比较符合。


明日之后pa

脑子里都是末日甜甜脑洞,临时搭建的简易帐篷,涂抹于身上用掩盖味道避免被丧尸区分出的泥土,内脏以及更为肮脏的他物,在抵达安全地点后终于洗净。少有的安宁以及人烟味,在颠沛流离的日子过后,一片较为平坦的土地以及没有嘶鸣声的夜晚恍然间让人回到了城市,于是像是失去戒备心那样睡得很熟,很深,和另外一个人靠在一起,下意识排斥了篝火的温度,睡熟了就把对方往自己身上捞捞来当被子。(...


杰克和裘克的脑袋挤在一起,杰克的手搭在裘克的脸上,而裘克整个身躯几乎都倚在杰克的身上。只有了解他们两个人的家伙才能明白这是多么该掏出相机记录的画面。杰克细微,敏感而又易颤动的神经,在疲惫以及裘克如发色一般暖的体温中得到了安抚,而裘克那张充斥着叛逆气息(一层又一层厚重的油彩)的双层脸也被杰克无意识的触碰驯服。


杰克的手一动一动,和别人在一起,他睡得还是不安稳。然后他摸到了劣质油彩,他醒了。并且热心肠的煮了一盆热水来帮他洗掉那些和他妈的腐烂丧尸的肠子没两样的破妆容。


明日之后pa。

杰克养了一只喜欢到处乱跑的黑背,性格较为沉稳,有一口尖锐的牙齿。但一天十有八九都不在杰克身边;回来的时候其毛发常常会焕然一新,并时常会叼上那么一根腐尸的手臂当做战利品与纪念,其上的肉与蛆虫则被犬牙全数剥离。黑背乖乖的带着不起眼的黑色项圈,而杰克并不大的包裹中总会有那么一圈铁锁链。


裘克也养了一只狗,是只可爱的拉布拉多。但是他他妈的,弹尽粮绝的那天就把这只简直相当于他某日路过垃圾堆就跟过来的破狗给宰了,吃了。并且在这几日的温饱问题得以解决后发出狗肉火锅真他娘好吃杰克你跟我再去弄点食材吧的感叹。


这世界已经是个大垃圾堆了。他忽然想到:这个世界甚至等待清除,他需要一场大火,一次焚烧,一次彻底的湮灭..。在冰河时代结束后的平稳又一次被打破,或许需要一场属于炎火的时代来终结一切(准确来说,野蛮,枪械和炸弹)。

杰克同时也觉得,如果这个世界是个大垃圾堆,那么他无疑也是那只在裘克路过大垃圾堆后跟上来的拉布拉多。他们在一家便利店的门口相遇,是杰克率先追上了他;在这勉强为活命组成的并不和谐团体(但总比监狱里逃出的杀人犯和普通人呆在一起要和谐的多,杰克一向谨慎,他并不觉得这些僵尸能够冲散他在越狱并再度犯案后被大肆宣扬的面容)得到一定程度的稳定,并且生活也具有了基础保障后。来到中国领土之上所独特具有的温饱思他物叫他不由得思考到:我也会被他吞噬殆尽吗?就像他饥饿的啃食那煮熟的狗肉一样——一丁点的心痛,思索以及怀念都没有?..


是过于安逸的生活使得我开始胡思乱想了。杰克确信。


送给别人的gif金纹,很敷衍。但是不准拿,不知道lofter这边能不能动起来。

🚶我挺喜欢杰克演绎之星,其实在意ooc的各位朋友可以先考虑一下杰克人格分裂的问题,其本人本来就是一个多面性的人物,而且其实我搜到斯文加利的那个电影概述之后觉得还蛮适合杰克的来着..。而且女主是个人体模特来着,而且斯文加利最后死的很戏剧性,他自己把女主这个音痴培养成了一个歌唱家,最后也因为聆听他的歌声而在一场演出中指挥的过于激动,因为自己的先天性心脏病死掉了。怎么说呢,我还是挺喜欢的,因为他这个死亡简直令人感到无比的唏嘘,有些想笑,但又觉得无比自然。自然而亡以及意外死亡都不适合他,这样几乎是自己杀死自己的做法令人赞叹无比。

杰克新皮肤挺不错的,看到的杰克全跳楼了。天台上面排的跟股市驾崩似的。


唉,我一直觉得蝠鲼好看的点是衣服的边来着。因为他在一众暗色中闪亮亮的发光,就像它在较深的海中游动的时候一样,边缘飘逸、美妙..,有一种幽蓝色的光。这个太太画的真是把我对美的认知差点颠覆,这个金粉太好看了。在稍微提亮一点的领子上蔓延开来..,这个纹路就好像是花一样,是那种很鲜亮的花,但是不是特别张扬?混色太好看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夸了(..

彗星:

p1@老子爱杰克 的点图,是鱼鱼!

p3机械丝儿是给我家宝贝的头像

都不可以用喔!

喜欢可以私信我约头像,大头80一个150俩,小人65一个120俩。

情头打折,因为我脱单了,嘻嘻。

裘克站在尸体中,他一步、两步..,他向上走着,在链锯之下四分五裂的肉块堆积了起来,狂欢的公园寂静得像个停尸场;他的鞋子和假肢一同将不安分的肢体压至扁平。这是一条人的阶梯,布满骨头,脏器以及碎肉。内在填充物是阴暗,仇恨以及悲剧。他三步、四步..,每一步都很踏实。他就像走上舞台一样,沉稳而义无反顾。在肢体堆积的最高峰,灯光来自眼球,掌声源于碾压,摧毁带来注目。如今,任何人都凝视着他,他像是笼子中被贴上“danger”的狮子,最终的最后也没有被娜塔莉带走。零星半点的幸存者则像是臣服的兽类般躲在腰肢、胸膛以及头颅之下。拖着半截身子残喘苟活,像老鼠一样企图在阴影之下保住自己的性命。然后,他们被这只剥下鹰眼的狮子抓到,他们对“狮子”说:你真可怕!瓦尔莱塔却对裘克说:你真可怜..。

裘瓦目前只有内测裘x公测瓦尔莱塔的脑,公测涉及到瓦尔莱塔的裘太难掌控了,我还需要一段时间。内测是暴力型人物,讥讽嘲笑疯狂点满,瞳孔收缩,超疯超爱笑..♪不会干很多麻烦事,粗糙笨拙的大手只能用来杀人。他对瓦尔莱塔会是一种引导般的存在“我来教你如何欢笑——!”我来教你如何杀人。我知道你不兴奋,但你很开心。观众、观众..你这薄情的可恨的观众!我悲惨命运的主导者啊——我亲爱的致敬的观众..。